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难忘知青岁月精美散文

时间2020-08-04 来源:滇池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难忘知青岁月

浙江 娄志异

题记:知青,我们60后稍稍有点知道,那是一个特殊年代的产物,在那个特殊时节,城里的青年,由于城市经济发展缓慢,为解决这些青年的出路,上级号召上山下乡,到农村去锻炼这步棋子,给当时的农村,带来了特殊的新鲜元素,让农民感受到了城市人的特有情愫。

1975年,我,初中毕业后,由于是家中的老大,从浙江平湖城关,来到平湖南郊莫家塘畔的横娄浜,五年后回城。

刚来插队时,先住在队长莫乐福家里。

半年后,我住到生产队盖起的平房内,有灶间与房间,一共约40平方米。

队长家东侧60米的地方,就是宽约100米,长约500米的天然鱼塘——莫家塘。

那时的塘面,养植了许多“东洋草”,只留一些河道,便于农民摇着3吨的小木船,去交公粮,或办其他事用。每到夏天,这些河道,又是村民下河抓鱼、摸河蚌、游泳的理想场所。

河草一方面用于集体养猪、另一方面与河泥一起沤肥,作为农田的基肥,多余的一部分,用机器打成浆,分给农民,作为家庭养猪的青饲料,为了适应农村的生活,我这个白脚梗,跟当地的男农民一样,一起参加在小木船中捻河泥,用粪桶担河泥,往往由于我刚从城市来,有时一走上船到岸的木板时,差点摔下去,但我,还是咬着牙,逐咸宁治疗癫痫的权威专科医院在哪里步适应了上述艰苦的农活,受到了村民的好评。

每到复天,我在城里的小弟放了暑假,他就跑到我所插队的地主,帮助我做饭,顺便去东面的莫家塘抓鱼,更多的乐趣,是跟乡下的同年龄的一些人,一起游泳比赛,我们用城里学的游泳方式,战胜了乡下的狗划式,,我们兄弟俩将城里 的一纛新式的游泳方式,教给了乡下的村民,因此,我们兄弟俩,跟乡下的青年人结下了友谊。

我插队时,村民张田荣四十开外,一家五口人,夫人桂宝因患血吸虫病,无法下地干重活,只能在场地上,做一些轻活儿,儿女还小,主要靠田荣一个人挣工分,虽然,大队的合作医疗站看病药费低,无奈,一方面要看病,一方面要养子女,不准出外做卖买,不准多养家畜,打我插队以来,他家一直是生产队里的透支户。

记得我插队时的一个夏天,正值农忙,邻居莫富荣家,一头百来斤肉猪,从猪圈内跑出来,去猪棚附近的自留地,寻找吃的东西。

当天,富荣伯夫妻跟队里的村民一起,去远田头出工了。家里只有男孩志中十四岁,女儿志华九岁,发现猪跑了,追了几次,还是没有办法把猪赶回棚里。

那头猪一路逛去,后来,来到桂宝家屋后的自留地里,将地里的小吃掉了几个,有病在家的桂宝,发现猪在吃南瓜,从后门追出来,一路跟着猪跑的方向追赶,一直追到猪的主人家,一看是莫富荣家的猪,偷吃了桂宝家自留地的南瓜,就冲到莫富荣家前屋,一边哭,一边骂,一边说要讨个北京看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公道。

这天,我因在农田劳作时,脚被碗片划开,正好在家休息。

听到隔壁富荣家的哭声,我忙走过去看个究竟。原来,因富荣家的猪偷吃了桂宝她家的南瓜,她哭着来骂人。

我说:“桂宝婶,事已如此,他家大人不在,你就早一点回去休息,别吓坏孩子”。“你说得倒轻松,我男人一年480年稻谷,我又身体不好,挣不了几个工分,我家靠南瓜补充粮食的!”边哭边说着。

我担心孩子,回家拿了一把折扇,又折回来,给两个孩子壮胆。

天渐渐暗了来下了,树上的知了,还是叫个不停。桂宝仍坐在前头屋地上,只是哭骂的间隔长了起来,这时,电灯突然不亮了,原来又断电了!

我连忙从裤袋里掏出火柴,划了一根,陪着志中,去寻找煤油灯,不一会儿,橱房桌上的煤油灯亮了,只见志华,她紧紧地依偎在哥哥身边,不敢吱声。

后来,电来了,有线广播里已经在高唱《国际歌》了,这时,富荣伯夫妻才回到家。一看到这场面,富荣婶忙劝住丈夫,并答应原价赔偿南瓜,桂宝仍哭个不停,而志华,看到自己的父母回来,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最后,队长及夫人出马,叫来桂宝丈夫,劝回了桂宝,因为这件事,富荣伯一家对我非常感激,并一直延续着我们的友谊。

这个村庄高中生根中,是我插队时比较要好的几个农村青年之一,一九七八年参加高考失利,距录患有癫痫5个月,请问要怎么为我儿子治疗癫痫呢?取分数很多,也就没有参加复习。

他先务农,后来,看到农民富裕起来,讲究穿着,就买来服装裁剪书自学,又买回缝纫机学习制作衣服,后来,走东家、穿西家,成为一个吃百家饭的裁缝师傅。

不久,大队办起集资服装厂,根中成为服装厂元老,技术上的尖子,后来成了厂长。

端午节前一天,富荣伯打来电话,说来城关看我。

这天天朗气清,上午10时,我在家接待了富荣伯,他给我带来了家里做的芦叶粽,另外,又带来一些土产。

这天老婆带上儿子回了娘家,我就带上富荣伯,去边的一个小酒店用餐。

小酒店东面,就是浙江平湖4A级的风景区-----“东湖风景区”.从窗口看出去:一些游客在清澈的东湖里划船,一些游客在湖边结伴散步,有的人在用手机拍照……我点了几个菜,问富荣伯“,今天喝什么酒?”他说“随便你点吧。”我就点了二瓶绍兴女儿红。

边饮酒,边聊天,一会儿聊改革开放前东湖边上,就一个报本塔;而今的东湖,有叔同馆、案山公园、南村书堆、报本寺,东湖的四周,都是美景。

正是:

今日东湖更妖娆

休闲养目游人乐

预先不晓饮酒处

定把东湖当西湖!

后来,聊到桂宝家,富荣伯说,桂宝家的情况,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分四川癫痫病治疗哪里好田到户后,有点文化的田荣,抓住机遇,通过朋友的关系,学会了搭棚种植菌针菇,用科学的管理方式,产量高、产品好。产品由儿子运到上海、加兴等地销售,成为村庄最早发财人家之一,率先造起了四楼四底。

现在的桂宝,经济宽裕,子女孝,生活没有了担忧,吃得有营养,满面红光,身体硬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根本让你想不到,她以前的那副让人不忍回忆的病模样。

“那他家的小辈如何?”我顺便问起。“噢,你不问,我忘了,他的大孙子,已经大学毕业了,听说又考上了那个叫研究生,还在广州读书呢!”一边说,一边富荣伯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接着说;“小后生格真了不起。”

那志中呢?他考上了杭州的一所大学,现在在南通工作,干得也不错!富荣伯说。

陪莫大伯吃完中饭,喝了一会茶,大伯起身告辞,“小马,抽个星期天,一家人来乡下看看,变化大着呢,水泥路通到各家农户的家门口,家里安上了电话,看病有合作医疗保障,而今,我七十多岁的老头,也有了每月几百元的补助呢,来吧!”莫大伯兴致勃勃地说着。

看见莫大伯骑着电动三轮车向南驶去,我的内心在不断的翻飞,仿佛又回到了我的知青岁月。

我打算抽个时间,好好去会会,插队村庄的乡亲们!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