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流浪猫花花的故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滇池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流浪猫花花的

办公楼后边墙沟边,去年十二月入之前,不知从哪来了一只小流浪猫,毛色黑白相间,在凌厉的北风中索索发抖,见人就跑,见没威胁,又在不远处冲人喵喵的叫,试探地放点食物,他会偷偷地机警地全部吃掉,看来是饿的够呛,碗里倒点水,一气它能喝进半碗,然后又躲在远处警惕的看着你,从那天看到它之后,我每天都给他带吃的,都给它向碗里蓄水,渐渐地他不太怕我了,有时还向我叫上一两声,扭脸一看。十有八九碗里的水没了,再放点什麽吃的,也不会剩下。

天气越来越冷,虽未下,但已是滴水成冰的季节,碗里的水也结了冰。早晨我一上班,老远他就认出了我的车,在门口等着我,我还未进屋,就开始脚前脚后随我转起来。扭脸一看,碗里的冰已舔的一个大深坑。我一阵,它那薄薄的小舌头得受多大的罪呀?白天,在料峭的北风里,小小的身躯脏乱的毛发,偶或还粘着一两根干草,凄惶的眼神,无助的喵叫。叫人心悸。但办公室是不能养猫的。找了几个外人也未能给他找到主人,上班还好说,休息时咋办,节时不更是个大问题了吗?

对小猫的,使得星期六或星期日我没事也想去办公室看看,顺便给她添点水,留点吃的。每当我到来的时候,它总是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样来到我身边,好像它知道我这时侯会来的一样。这让我越来越喜欢这个机灵的小家伙了。

渐渐地它已经不怕我了,有时用手给它捋捋毛它都不跑了。仔细观察,这小家伙长得还真挺漂亮,一对机警的小尖耳朵,一双机灵大眼睛,黑白相间的毛发蓬松开来,又软又长,具有典型的波斯猫的血统。吃饱了它会长地清理的毛发,细心的舔舔爪子洗洗脸。高兴了它还会转着圈捉自己的长尾巴,有时候它会一次次飞快地爬上树去,磨着自己的爪子。好一幅活灵活现的戏猫图。

由此可见,这小家伙已经越过了动物幼年易夭折期,作为一种半野生动物,它适应能力天生很强,对无苛求,极容易,我猜是因为有吃有喝了而又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它才恢复了本身活泼的天性。( 网:www.sanwen.net )

即便如此,它面临的条件还是很严酷的,为了让它能熬过严寒,我找了点简易的材料,给它搭了个简易的猫窝,碎砖垒墙,石棉瓦盖顶,但朝南和朝东各留了一个门口,门口一个低一个高便于它随时逃走。因为它很机警,一个门口怕它不敢进去住。隔壁看门的王大爷还把一片旧海绵给铺在猫窝里,没想到是它却一直没住进那个窝。直到春节前的那场大雪,当我拿出两个鲜鱼头叫他“花花”时,才发现它是从那个闲置了很长时间的窝里懒洋洋的出来。但不像往日,它却并不是很急迫去吃,一看墙边,还有一堆猫粮。看来又有人来关它了。连生活标准都提高多了。

为了解决水结冰的问题,每天早晨开门后我第一项就是打开饮水机,三分种之内,给那个焦急的小东西喝上水。即便如此它都等不及了,热水一倒上,它马上就要喝,一次挨烫后它长了记性,试探着去喝,还烫,它就围着碗转圈,走到碗左边抬起右爪,歪着头,作势对着碗边欲拍不拍比划着,不料,爪子不慎碰到碗边把水溅出来一部分,它看了看突然明白了。立刻开始喝起地上的水来。从那次开始,它就学会了喝这种热水的办法,常用爪子比划着碰那碗边,喝那流出来的水,我就以歪就歪,给它倒完热水,就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的欣赏它喝水的表演,我敢肯定这绝对是天下难找的节目。当然,因为碗里还有部分残冰我知道肯定是不会烫着它的。时间稍长就把热水中和成凉的了,但这个小猫的聪明着实令我由衷的和敬佩。真是一个令人喜欢不已的小机灵豆子。

由于有了这个猫窝,春节放假期间小猫吃喝的难题解决起来方便多了。在向阳面放上一个水盆,水盆里先垫上一大块黑色的塑料布然后我再倒上半盆水,在猫窝里我也放了武汉癫痫医院哪家好,治疗方法揭秘一大堆猫粮。当然猫粮都是从大伙哪募捐来的。我算计这量应该是足够它吃的了。以上的主意出自办公室的一帮同事,因为这些智慧并非自己一人能想出的。尽管如此,大年初三我终于因心理还不踏实,又跑看了一遍。一切正常才算彻底放心。

三月的一天,我一上班就看见小家伙嘴里叼着个东西,兴冲冲的从老远朝我跑过来,把叼着的东西放在墙边,我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半死的小老鼠。只见它一会用爪子挑逗似地扒拉扒拉老鼠。一会又俯下身子观察老鼠的动静,继而弓起身子做恐吓和欲搏斗状,围着小老鼠转圈。不时地做出要扑击的样子,玩得正起劲。看来它是在向我显示它的技能和成果。想赢得主人的夸奖呢。我正津津有味的欣赏这正版的猫戏鼠。不料看门的王师傅走过来,对我说,老李你还不赶快把那个小老鼠夺过来给扔喽,那个小老鼠十有八九是吃了鼠药的老鼠,这猫要是吃了,非死不可。我一听,大吃一惊,抢上一步,伸手就去抓那个小老鼠,不想小家伙的动作比我还快,见有人来夺自己的果实,抢先一步叼起那小老鼠飞也似地跑远了,我紧追几步,看看实在追不上了只得回来问王师傅,你怎么知道是吃了药的老鼠呢?王师傅告诉我,后院有几间库房最近租出去了,前几天拉来了几车粮食,粮店的张老板在库房里外都撒了鼠药。临走时张老板还特地前来知会了我一声,叫我看好自己养的猫,别叫吃了死老鼠。老王师傅接着说,这个季节小老鼠一般不会出窝,因此小猫叼来的肯定是吃了药的老鼠,我一听这心一下子就悬起来了。

从那天起两天的时间里,我一直没见过这小花猫的影子。看来王师傅的判断是准确的,这小家伙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这两天的早晨,到单位后先查看地下那碗水,发现还是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手拿钥匙开门之前,我稍微迟疑一会,不自觉的左右看一下,期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和绕来绕去的感觉还会出现。屋里的电话铃已经在催我开门了,一上班手头一大堆的工作,须应付的事情一多就暂时冲淡了去找小花猫的,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的下班时仍没有见到小花猫的影子。我彻底了,对这那碗水说道,别了,可爱的小家伙。

第二天里刮了一晚上的大风,早晨一上班,站在门口的我似乎听到一声微弱的叫声,开始我以为是听错了,但我又分明觉得没听错而且我肯定那是猫叫,我心里一颤,急忙四下里寻找,终于在那后墙沟边看见它了,我的天,那是它吗?一个蓬头垢面小猫半趴半卧在湿土地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漂亮的长绒毛全打了卷,黑白鲜明的花色全拧成了一个颜色——灰色。两眼无神,气息微弱,嘴角还挂着一丝污沫。我的天,是小花猫,它,它真的还活着,我一步抱起它冲进我的办公室。我的眼睛湿润起来,因为此刻它虽活着其实跟死也差不了多少,怎么办?药,药,赶紧找药。拉开抽屉我翻出一堆药来,但是吃那种药呢?几个同事也闻讯赶来帮助出主意,有的说:老鼠药毒性大烂肠子,先吃排毒消炎的。有的说:要紧的是让它把吃的东西先吐出来,先吃洗肠子的药。大家各说各的理,你一嘴我一嘴,把我也搅糊涂了。我倒不知如何是好了。最后还是看门的王师傅给我提了个醒,他说:看这猫病的不轻,已经够玄的了,但这两天了它都没死,说明它的命也真够大的,兴许能挺过来,这时候最好别乱给它药吃,如果吃得不对路,反而会把它折腾死了。我觉得王师傅的这句话有道理,就只给它倒了一碗温水,又把它轻轻地抱到水边,不料看到水,它竟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挪到碗边,艰难地一小口一小口舔起水来。但是没喝几口,就又一声咳嗽慢慢趴下了。看着它的样子,有的人摇摇头走了。

下班了,大家都走了,我给家里通了个电话,没敢走,我在地上铺了个椅子垫,然后把小猫抱到垫子上,旁边放上一碗水,一碗牛奶,夜里几次起来观察,发现它都一动不动,凌晨我被一阵索索的声音吵醒,抬头一看,见它在碗边正在舔牛奶。我一阵欣喜,感到它可能有了希望,赶紧又给它续满了新的牛奶,然后我真的睡着了,早晨一觉醒来,江西哪治癫痫病好已经是七点半了,我赶忙打水洗脸,拿着毛巾边擦脸边过去看看它,嘿,碗里的奶又没了,小花猫睡得也好多了。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突然有了一种想哼哼一首什么的感觉。

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了,墙边的绿草已经冒出了新芽,院子里的柳树也由黄变绿了,小花猫因为闯过了这一劫,知名度提高了,同事们中给它带吃的的人渐渐地多起来。这使得它恢复得更快了,个头也长了不少,毛色的光泽越发亮丽,出落得也更加漂亮了。院子里的人没有不喜欢它的,有人给它起了个名字,花花,渐渐地只要一叫花花它就乖乖地跑过去,当然每次它都不会空手而回。而它在我脚边转的时间就更多了。

我虽然喜欢花花,但我一直有一个愿望,想给它找一个正式的家,一个好的看护人,我这毕竟是办公地点,养宠物不合适,看着它在外面餐风露宿于心不忍,而它有了正式的家,将少受好多罪,特别是。开春以后我们的业务日渐繁忙,已经无暇去照顾花花,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王师傅,交代他尽快把这个事办了,并嘱咐找一个好的人家,起码是养过猫的主儿。王师傅十分理解我的心思,答应肯定办好这件事,交待完王师傅,我和几个同事就出差去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又回到单位,还没踏上台阶,只见花花兴冲冲地从老远的地方跑过来,冲着我喵喵地一个劲地叫,说心里话,在出差的路上我还在想,真送走花花我还真有点想这小家伙,但我还是理智地认为,送走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一边赶紧给花花找水,一边暗暗地埋怨老王怎么搞的。门一开王师傅拿着一摞报纸,边往我桌子上放边对我说,老李,这花花送人可真费了劲了,是没人要吗?我问。不,咱花花这么半大的猫,想养的谁都乐意要,更甭说是这么漂亮的女猫了。王师傅接着说,您出差这些天我找了俩主那,我说,好哇,叫他们抱走吧。抱走了,可又跑回来了。跑回来了?我倒了一杯水,瞟了一眼报纸的题目,耐着性子听下去。第一次,是在您走的第二天,我跟我们村的一家说好了,下班把花花给他们带回去。我把花花装在一个纸盒子里用绳子横竖捆了三四道,严严实实绑在后车架上,都进了家门了,不知怎么让它给窜出来了,我紧抓慢抓没抓住,它跳下车就不知钻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这一晚上净听它叫唤了,早晨起来一找,还是找不着它躲在在哪。我还得上班呀,嘿,等我到单位,不知怎么它也跟回来了,您说可气不可气?我听得有了点情绪,听他接着说:第二次,就是大前天,咱单位后边那个村,来了个想养小猫的人,一眼就看上咱这花花了,我把花花的事跟他一说,他还给撂下十块钱,说这猫谁养这么大都不容易,我是给外孙子找的养着玩儿的。我好不容易帮他把猫装进一个他拿来的笼子里,他高高兴兴地拿走了,就隔了一宿,不知怎么回事,花花它又自己跑回来了,一说那个村和我们家差不多离咱这也有五六里地呢。您说新鲜不新鲜,这一来可倒好,花花可是恨上我了,到现在都不理我,见我就躲得远远的。不叫它还好,越叫它越跑。您说可笑不可笑。说着老王四下里一望,果然花花远远地躲在墙角,不像刚才那么热情了,听他说完,我也感觉有些可乐,就对王师傅说,好了,回来就回来吧,你找的这两地方离咱们这都太近,新的家它太生,这附近的道路它都太熟了,所以它能跑回来。下回再找一个离着远点的地方,王师傅迟疑地问我,老李,咱还得送它呀?是啊。我答完,就低头看起报纸来,老王欲言又止,摇摇头走了。

来了,万物复苏,院子里的玉兰花,山坡上的桃花,已经含苞欲放了,和煦的染绿了大地,特别是杨树上那鲜亮的嫩叶,给人一种生机嫣然的感觉,赋予人一种好。花花也越长越大了,关爱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有时大家给它送来的食物它都吃不完,连我给它带来的食物也开始挑挑拣拣了,不过,只是最近这几天,我却突然发现,它的食物却吃得很快,很早就吃干净了,开始我还以为它的饭量变大了,直到昨天早晨,我有事来得早,发现一个肥硕的大黑猫和它呆在一起,才恍然大悟,看着它毫无防范的样子,看来是已经情投意癫疯病发作有几种现象合了,直到这时,我才确信,这个小花猫,真是一个小女猫,怪不得它越来越漂亮了呢。

春天是许多动物发情的季节,树上的喜鹊也开始叽叽喳喳喧闹起来,小花猫的行踪开始飘忽不定了,我这各种毛色的猫开始多起来,我除了每天早晨还能见到花花回来喝水时喵喵地叫几声外,其他时间就很少见到它了。

每年的这段时间,也是我们业务最繁忙的时候,从早到晚,常常在办公室里待不上多会儿,因此与小猫见面的时间更少了,有时一两天,赶上出门一个星期,才能见上一面,但是不管多长时间,只要我一回来,在门边总会看到花花的身影,当我给它在碗里续上水,看着它喝水时的样子。听着那熟悉的叫声,我们之间如同有了一种默契,好像是一种问候,说心里话,小猫花花的存在,已经成为我回到家里感觉的一部分不能缺少的内容。

只有一个问题,我感觉奇怪,王师傅从那次之后,再也没给小猫找新的人家,一天午饭后,我问王师傅这件事,王师傅一听就急了,对我说,老李,你快别叫我管把花花送人这事了,再送花花,我回来就得叫咱屋里那帮女同志给生吃了。就这,三天两头还有人直跟我瞪眼说我心狠呢。您看着,只要有一天没见找花花的影子,准有人把坏事赖在我身上。特别是咱那个新来的女大学生小孙,她都说了,只要花花再被我送人,她就把新买的那袋儿猫粮叫我全吃了。说完这句话王师傅也笑了,我听得皱了一下眉,王师傅接着说,老李,咱别送了,花花肯定带上猫了,咱这有好几个同事都等着抱小猫呢。您行行好,饶了它吧。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动,口气也缓和下来,可—— 我一个字未说完,王师傅看出我的犹豫,赶紧盯紧了我道:老李,我和科里的几个人在咱车库给花花腾出一块地儿,找了一个有门木箱子,又在咱车库门下边的地面上,开了一个只供猫走的道。咱们车库冬天有暖气,花花过冬应该没问题。见我没言语,他又接着说,后院墙上的豁口我们已经封死了,花花已经没法去后院了,有死老鼠也不怕了,您看。。。。。见我没言语他又看着我的表情试探着说,我知道,其实您心里也不愿意吧花花送人,要送也等到以后再送行吗?看着老王诚恳的脸色,我还真的无话可说了,出门之后我一直在想,看来王师傅他们是早有预谋有备而发了。不过说心里话,我也并非心甘情愿想把花花送人,我觉得我比谁都更喜欢花花,既然如此,由王师傅他们弄去吧,从这以后,我没再提把花花送人之事。

五一节上班后的一天,突然听到有同事在院子里喊,快来看哪,三只,不,四只小猫,嘿,全出来了。当我走出房门一看,嚯,三只,远处还有一只,好家伙,真是四只,大猫花花在前,一拉溜排开像我这个方向走来。几个小家伙,虎头虎脑,毛绒绒的脑袋,淡蓝的眼睛活脱脱就是从前的花花,小家伙边走边左顾右盼,盯着人群,试探着往前迈步,还有一只抬着前爪,犹豫着是否撂下,一副怯生生的样子,不时地冲着大猫张嘴叫一声,看来是大猫叫着它们出来见见世面的。真是太招人喜欢了,突然,不知是谁惊着它们,一下子全都跑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大猫在碗边喝完了水,也匆匆地走回去了

从那之后,院子里的同事们算有了聊天的话题了,每天这个猫家族都会得到贵宾的待遇,鱼了,奶了只能算家常菜了,海参,鱼子酱,生鱼片也常常成为盘中物。据说这次的四个小猫不但早已名花有主,而且下一拨的小猫也已有人排上号了。小猫的出现提高了大家对猫生活境况的关注度,这些人中最关心的还得算那位新来的女大学生小孙,刚花钱买了一本有关养宠物的书,又到家乐福超市特地买回来猫吃的用的一大包。据说全是名牌,每天一下班,惹得大小猫围着她团团转,她也真行,不但每天给它们洗碗,添水,喂食,而且实行分餐制,各用各的碗,不容许串着喝,否则她就用一根小细棍敲打小猫的前爪,不仅把小猫给管得规规矩矩,也把大伙给笑得前仰后合。

对于小孙来说,可乐的事情还多着呢,一天,有位同事跟她开玩笑:大明星,你一山西癫痫好医院在哪天洗呀涮呀的,哪天给咱那几个小猫也洗洗呀,这句话可招了事了,小孙还真上了心,大中午不休息,把几个小猫聚在盆里,又是波斯又是浴液不知洗了几遍,直洗得小猫喵喵惨叫,待大家过来一看,我的天!只见一个个湿漉漉落汤鸡似的小猫,浑身滴答滴答掉水,冷得直打哆嗦又不敢跑,看到小猫这种惨象,大家是又可笑又可气。这种洗法对于这么小的猫来说的确是有些过分了,虽说挨了大家一致的数落,但小孙对自己的这个杰作依然十分得意,特别是当她用毛巾被把小猫一个个裹起来,擦干净,然后再用电吹风把毛烘干。刹时间一个个既干净又漂亮的,有着蓬松而又洁白的绒毛的小猫,恰似有着一双双淡黄或浅蓝色的眼睛的小机灵,突然出现在人们的面前,那种对美丽的惊喜真是人们一时无法用所能形容的。

只是猫这一家在此后三天的时间里,全都躲着她远远的,再也不敢让她挨上边了。

自从有了小猫之后,欢乐和笑声就像是在这个院子里扎了根,一天也没间断过,同事们的笑脸也比多多了,在一个紧张忙绿的业务单位,在一个竞争越趋激烈的环境里。时常能听到自己的同事们这种发自内心的爽朗而舒畅的笑声,不啻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奖赏,因为这也正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在我们赖以生活的地球上,人类并非是孤立存在的,我们也不是主宰别的生命的上帝,人类与我们周围的各种动物应该相互,和谐共存。因为破坏环境,残害动物的结果,最终将伤害到我们自己。可惜的是这些蠢事,依然每天还在我们的身边发生。

站在我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蔚蓝色的天空,看看那草坪中鲜嫩的绿草,一个朦胧的意识正在我的脑海中逐渐的清晰起来。在那些紧张忙绿的工作的场所,在一个不习惯,不方便体育文娱活动的地方,小猫一家的出现,恰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缓解压力,调整情绪的机会,我们正在无意识地触碰管理科学领域有关心理和情绪调节的这一课题。而同事们与小猫之间的接触和互动,也可以算是一种实验,在这个实验中,我们取得了一些有益的收获,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这真是一种机缘,真该花花一家,给我们大家带来的新的思路和无边的乐趣。

在单位的公告栏中,新贴出了一张有关加强职工心理保健及工作场所纪律的通告,与其它的文告不同,它引起了人们驻足议论,可以看出大家的反响及评价不错,时而传出的笑声正飞出小院的各个窗口,融入茫茫的绿色原野,秋天已经来了。

小猫的故事后记

花花死了,它死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这几年门外的马路已经两次整修加宽了,但是由于汽车数量的增长很快,特别是去年新车新司机大量增加。使的门外的路显得的更忙碌更危险了,那天早晨我看到花花的时候,它已经不行了,说起来,那是国庆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当看到马路上一只受了伤的猫,我把车停在路边,一眼我就认出了它是花花,我太熟悉它了,它的颜色,蓬松的的毛发,稍尖的耳朵,一个浅蓝一个淡黄的眼睛,这些特征早已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子里了。我又把它抱起,轻轻地放到路边,呼叫着她的名字,花花,花花!它一动不动,毫无声息,但凭我的感觉,认定它还没死,当我再一次焦急地呼叫她,特别是当我用手再一次轻轻地捋它那沾了血迹的绒毛时,它似乎有了知觉,我一边叫着,花花,来呀,花花!来喝水喽,来喝水吧。花花终于睁开了眼,看到了我,似乎想叫一声,终于没能叫出来,它死了,花花它死了,我的花花它真的死了。我把花花放在车上回到了单位。

花就埋在我办公室墙外向阳的里,即我第一次见到它的地方,伴随它的还有那只盛满水的碗,只要有人向我提起那只猫的事,就会让我在那个土堆边沉默良久。现在那堆新土上已长出了一丛从新草,一朵不知名的白色野花在晨风中向着人们瞭望,偶尔会有一两只蝴蝶飞来飞去,花白的翅膀又干净又漂亮,有时会轻轻地落在那朵野花上,当我喃喃地走近时,它却又轻轻地飞走了。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