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砸千万救父换肝,徐若暄孝心动天地纪实

时间2021-07-09 来源:滇池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近日,台湾歌手张韶涵与母亲为钱反目的消息成了各大报刊的头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孝女徐若�u花费1000万台币(约250万人民币)为父亲换肝,在圈内成为美谈。

  年少坎坷,父爱迟迟归

  2007年4月12日,结束外地演出的徐若�u飞回台湾,弟弟焦急地告诉她:姐,父亲肝硬化的老毛病犯了,已经住院两周,他怕影响你的工作,不让我们告诉你。”“快带我去看他。”徐若�u径直和弟弟去了医院。

  病房内,服用了药物的父亲已经睡着了。徐若�u静静地坐在床前,端详着父亲那张消瘦而慈祥的脸庞,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1975年,聪明伶俐的徐若�u出生于台中,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为了养活3个孩子,父母整日奔波,不断变换着职业。生活的艰辛,让他们的感情产生了深深的裂痕。在她5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姐弟三人跟着母亲生活。

  父爱的缺失,令徐若�u早熟而坚韧。15岁国中毕业那年,她参加了华视“TV新秀争霸战”才艺美少女选拔活动,荣获冠军,随后,她与另外两个女生组成的 “少女队”,红透台湾。不久,“少女队”解散,她的事业陷入低谷,不服输的她毅然决定去香港、日本发展。2000年,带着叫好又叫座的第二张国语个人专辑《假扮的天使》,徐若�u又打回了台湾市场。从15岁出道开始,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全家人的生计都是她一人肩扛。

  徐若�u的优秀让母亲张�L雅感到欣慰,但心中也有一丝遗憾:成年后的徐若�u与父亲之间似乎有着小小的心结,每当父亲来看望几个孩子们时,她总是借故躲了出去。要如何化解父女间的心结呢?

  张�L雅担任着爱心社团“国际杰人会”副会长的职务,在她的影响下,徐若�u对慈善活动很热衷。这天,母女俩结伴去为残疾儿童筹集捐款,半路上,张�L雅问徐若�u:“为什么你对陌生人十分友善,却对父亲拿不出一点点爱心?其实,他也是爱你的。”

  徐若�u不语。其实,她何尝不知道,从她第一次登台时,台下那双默默注视着她的眼睛;她远走香港和台湾闯荡时,那一笔笔匿名寄给她的汇款;她成名后,那个在唱片公司门外不断徘徊的身影……她知道,那都是父亲。但她就是迈不过小时候的那个心结。“一睡着了有犯癫痫病的吗个连自己的亲人都不爱的人,怎么去爱别人的呢?”母亲的话,重重地敲在了她的心上。

  陪母亲募捐回来,徐若�u来到了父亲所住的楼下。父亲正买了一大包速食面回家。他天天就吃这个?怪不得那么瘦。她顿时心中一酸,喊了一声:“爸爸。”当听到她清脆的声音时,她发现,父亲的眼眶泛红了。

  走进父亲的家里,她赫然发现,父亲的书桌上摆着小时候他们一家五口的大幅照片,柜子里摆满了她的CD,墙上贴着的也全是她演出时的海报。原来,父亲一刻也没有忘记她。

  “孩子,你们恨我,我知道。但我是爱你们的,只是无力照顾你们。”父亲在她身后喃喃自语。

  “爸爸,不要再说这些了。就像母亲说的,无论怎么样,我身上流着您的血,这点永远也不会改变。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地爱您。”父女俩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从此,徐若�u每当拍戏或者演出的空闲,便会来到父亲的住处,给父亲做饭、陪父亲说话。当得知父亲身体不太好时,她只要回台湾就抽空去看父亲,还经常督促姐姐和弟弟按时来照看父亲。“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在活着的时候,就要好好地爱。”

  互相扶持,共度黑暗时光

  为了专心照顾入院的父亲,徐若�u次日就向公司请了两周的假。在她的精心照料下,父亲康复得很快,不久就出院了。为了庆贺父亲的康复,徐若�u特意请爸爸、姐姐、弟弟一起去吃鱼翅。得知这一顿饭花了近5万元时,徐父心疼不已,徐若�u却微笑着对父亲说:“为了全家人能在一起,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虽然父亲出了院,但医生告诉徐若�u,如果饮食不当,病情还是有复发的可能。徐若�u决定在住所附近给父亲买一所房子,却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房子多贵啊。你现在的负担已经很重了,我不但帮不了你什么,还拖累你。”“房子一定要买,也方便我们去看您。”“不行……”讨论了半天,徐若�u和父亲各做出了让步,决定“改买为租”。

  为父亲租了房子后,徐若�u的负担更重了,本来她就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除了自己要养,还得负担父母亲、姐姐、弟弟、两个外甥、生病的外婆以及请看护的所有费用,等于养了九个人。一家九口的生活费及房贷已经让她压力很大,现在又加上父亲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的房租和康复费用,每个月的花销足足在上百万台币。

  娇小的徐若�u苦苦地支撑着。许多圈内好友来到她的房间中,都会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奇之声:“怎么你的摆设这么少?”徐若�u笑笑,不以为然:“够用就行了呗。”

  2007年7月,徐若�u离开台湾,去上海拍摄电视剧《恋爱兵法》。8月5号的早上,她起床后,却突然感觉右脸紧绷,连微笑一下都十分困难。经查,她患上了颜面神经失调,即面瘫。得病的主要原因是精神压力过大、拍戏过度劳累。

  无奈,徐若�u只能向剧组告假,飞回台湾治疗。但是她并没有向父亲透露这一消息。那段时间,徐若�u心中十分乱,内心压力很大,演员最重要的就是脸蛋,如果治不好,自己的演艺生涯很可能结束了。

  虽然她一直瞒着父亲,但是一向十分关注她的父亲却在网上看到了她得病的消息,并为女儿打听到了许多小偏方。在试了许多方法效果都不大时,徐若�u心中十分苦恼,甚至产生了去死的想法。“若�u,我生病的时候,你一直让我不要放弃,现在这句话该我对你说了,你会好起来的。我以前失去过你,现在我不能失去你。”

  父亲的鼓励让徐若�u静下心来,自己可是家中的顶梁柱,绝不能倒下。她开始安心接受着治疗。排解了心中的巨大压力后,徐若�u的病情渐渐好转。为了不致影响拍摄进度,她赶紧回到了剧组。

  虽然颜面神经失调得到了控制,但并没有完全康复,徐若�u面部右侧的肌肉仍不时疼痛,有的时候还会痛到失眠。每天晚上,徐若�u都会收到父亲发来的短信,提醒她要按时休息,不要熬夜,而且要记得按摩面部。

  2008年初,徐若�u拍摄完《恋爱兵法》,正欲参加拍摄何润东自制自演的电视剧《泡沫之夏》时,传来了父亲肝病再度复发入院的消息。她当即推掉了戏份,放弃了与盼望已久的何润东合作的机会,飞回台湾照顾父亲。

  父亲的这次犯病非常严重,陷入了深度昏迷。在父亲昏迷不醒的日子里,为了帮父亲祈福,徐若�u一次次地在寺庙前久跪不起:“如果父亲能转危为安,我愿意减少自己的寿命。”

  她孝心地感动了上苍。一个月后,经医生全力抢救,她的父亲再次转危为安。此后,徐若�u拒绝了好几部找上门的影癫痫看好的几率大吗视剧,由一个工作狂人变成了一个宅女,每天待在家里为父亲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还陪父亲打几圈麻将。在这段没有工作压力的日子里,徐若�u的面神经失调问题也奇迹般地痊愈了。

  抚摸着女儿因为长期做家务而变得粗糙的双手,父亲心疼不已:“我又拖累了你了。”徐若�u却搂着父亲的脖子说:“要不是这段时间在家照顾您,远离了工作压力,我的颜面神经失调的问题也不会好得这么快。”

  为感谢医生对父亲治疗所做出的努力,她还参与了一次义卖活动,将义卖所得将全捐给财团法人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

  沉寂了几个月后,徐若�u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当记者问道这段时候她损失了多少金钱的时候,她说:“那都是不重要的,全家人健康、快乐地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换肝成功,孝女感天动地

  2009年2月,徐若�u已将发展重心转到了内地。在内地拍戏的时候,每当听到哪里有治疗肝硬化的医院,她都跑去详细咨询。2009年6月,徐父的病情更加严重了,经常大口大口地吐血,时常陷于昏迷状态。徐若�u推掉了所有片约,留在台湾照顾父亲。

2009年8月,在一次详细地检查完后,父亲所住的台大医院的王医生告诉徐若�u:“病人的肝硬化已经到了末期,药物已经起不了作用,只有换肝才能保命。”徐若�u当即对医生说:“我愿意为父亲捐肝。”

  “捐肝虽然不至于危及生命,但是总会对身体产生一定的影响。有可能你再也不了演员了。”医生善意地提醒她。

  “只要能够救父亲,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徐若�u坚定如初。

  “你对这个家已经付出了很多了,捐我的吧。”“我是男的,应该捐我的。”姐姐和弟弟也在一旁抢着说。

  医生很感动,但他不得不泼了盆冷水:“不是想捐就能捐的,得配型成功才能捐。”

  “保佑我,一定要配型合适,能够救父亲。”检查前,徐若�u双手合十,虔诚地在心中祷告。然而,结果十分令人失望。不但她不合适,姐姐和弟弟也没有一个能与父亲配型成功。这就意味着必须为父亲寻找到合适的肝源。

  台湾找不到,就在内地找,内地找不到,就去国外找,一定要武汉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为父亲找到合适的肝源!绝不能放弃!这个瘦弱女孩此刻显示出自己坚强的信念。她将自己的亲人、朋友全部发动了起来,将父亲的资料传给了各大医院。好友舒淇也被她的孝心感动,又发动了自己的好友来帮助徐若�u,这些好友又发动了其他的好友。徐若�u的拳拳孝心在大陆、香港和台湾三地娱乐圈内展开了接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过一个多月的寻找,肝源终于在内地被找到了。当得知这一消息时,已经急得好几天吃不下饭去的徐若�u终于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而,找到肝源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手术仍让徐若�u心情沉重。

  经过慎重地比较选择,徐若�u决定将父亲送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接受换肝手术。手术过程中,徐若�u心情忐忑地等在手术室的门外。她多么盼望着那一扇门早点打开啊,但又怕早点打开得到的是坏消息。

  手术进行了10几个小时,当远远地看到那扇门缓缓地打开,主治医生向她比划出胜利的姿势后,她那颗高悬的心终于放下,全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苏醒后,伸出慈祥地手抚摸着徐若�u清瘦的面颊:“这段日子,你瘦多了。我又拖累你了。”

  “没事,您醒了就好。您平安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说着,她一颗颗晶莹的泪滴,落到了父亲的脸上。

  在度过手术后的危险期后,8月中旬,徐若�u带着父亲回到台大医院疗养。父亲每天都要吃肝移植后的抗排斥药物,而且必须终身服用。至此,徐若�u已经为父亲花费了近一千万元台币。

  这时,一场50年未遇的台风侵袭了台湾,造成了台湾中南部地区重大生命财产损失。得知这一消息,徐若�u捐出了100万台币,并参加了大陆举办的援助台湾风灾灾区赈灾晚会。晚会上,主持人问她,为什么自己负担这么重,还要捐出这么多钱?她泪洒会场:“在为父亲换肝治病的过程中,我对失去亲人的痛有着更深的体会。这次台风灾难中有成百上千的生命受到威胁,希望我的这一点捐助可以帮助他们挽回生命。”场下观众无不动容。

  2009年金秋10月,徐父康复良好,徐若�u安心地飞往香港、内地,赶紧还欠下的工作债,好体力的她还一个月内赶完两部电影、六支广告却不喊累。经历了生离死别,她更懂得了亲情的珍贵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